肥东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论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5882|回复: 0

[转贴] 父亲的柿子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5-8 20:26: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使用更多功能,浏览更多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论坛

x

                                                             王爷地盘
      因为老母突然生病,直到上周,我才有空匆匆赶回老家,顺道探望那座许久未曾谋面的老屋。
      还未踏上门前,那条曾由病重的父亲临终前,竭力催促我们及时修筑的水泥路,被母亲拴在后院合欢树下的两条土狗,似乎早已听出主人回家的脚步,竟然在竹林深处同时狂吠起来。
    看着已经坍塌下来的鸡笼旁边,那棵已经好几个春秋都不曾披上绿衣,甚至未曾生出一片绿叶的柿子树,像一个老态龙钟,瘦骨嶙峋的老人,没精打采地呆立在秋风飒飒的,铺满枯黄的院子里,一阵莫名的酸涩不禁涌上了我的心头。
      想当年,因为禁不住饥饿的诱惑,嘴馋的煎熬,未曾有机会背着书包,走进村口那座被人为改做学校的祠堂,在书声朗朗的教室内接受教化的我,未曾多想,就跟着村里的那群野孩子,偷偷翻过一道并不太高的土墙,“呲溜”一声,就在眨眼之间爬上邻家那棵像落满麻雀一般,被青涩的果实压弯了枝丫的柿子树。
      我们在饱餐一顿后,被柿树主人追骂到家门口的瞬间,迎接我们尴尬归来的,不是一直充当我们保护神的母亲,居然是刚刚下地干活回来的父亲,那张过早饱经沧桑而显得异常严肃的脸。
      “噼里啪啦”,“下次还敢偷吃不?”“啊——!不敢了,啊——!再也不敢了!”在与父亲手里的竹篾片多次亲密接触后,我终于在邻家婶婶的再三拉扯下,有幸拖着青一块紫一块的双腿,一步一挨地爬上了搭在母亲脚边的土床头......
    “看你下手那么狠,孩子也是饿急了,不然也不会......”“就是饿死了,也不能......”偷偷的抽噎声里,我分明听见,母亲胆胆怯怯的辩解声,还是被父亲那倔强、果断,不乏威严的怒吼声彻底打断了,而且明显没有任何,哪怕是一点点回旋的余地。
    在我终于有幸背起姐姐淘汰下来,打着补丁的花书包,蹦蹦跳跳地走进祠堂的当年秋冬季节,父亲居然在某天上午,扛着一捆树苗,从梁园街上回来了。他专门等到他的几个孩子全都放学回来了,这才扛起家中的大锹,将刚从镇上买来树苗依次发到我们的手中。
      经过将近一个中午地紧张忙碌,那些据说是梨树、桃树、枣树、桑树和柿树的小树苗,在我们全家人的一起努力下,终于在我家房前屋后安了家。
       然而,一切并未像父亲当时许诺的那样美好。第二年春天,那棵刚生出第一片绿叶的梨子树,居然被我放养的老母猪屁股一歪,给毁了。第二年春天,那棵据说会结出满树紫红桑椹的小桑树,不仅没有长出令人嘴馋的桑果,反而顶着一片片油光锃亮的大叶片,在一阵春雨中,扑倒在地,直到今天也没有爬起来。在那些果树陆续倒下后,我们只好把自己最为美好,也是唯一的希望寄托在那棵,像父亲的身板那样,尚且健壮的柿子树身上。
    我们像盼望新年到来的孩子,睁大渴求的眼睛,紧紧顶着眼前这棵可爱的柿子树,巴望着奇迹的早日发生。我们恨不得能为它实展魔法,让这棵一直寄托着父亲和他那群馋嘴的孩子,我们一家两代人无限希望的柿子树,能在一夜之间突然会开花结果,硕果累累,甚至满园飘香......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我们姐弟五个的日夜企盼和精心呵护下,这棵争气的小柿树,居然在被我们栽下的第三年春天,真的开花、结果啦!当年那个白霜皑皑的秋冬季节,我们姐弟五人居然能不无得瑟地坐在,我家老屋门前温暖的阳光里,津津有味地吃上了自己家树上结出的红柿子,而且每人两个红柿子呀!
    从此以后,不管年成如何,无论家庭环境有啥变化,我们都不用眼巴巴地看着邻家的孩子,一边不无夸张地吮吸着他们手里那颗汁水横流,红彤彤的大柿子,一边向我们炫耀他家无人比拟,也无法可比的富有。因为每当这时,我们不仅能在他们面前,拿出更多、更好、更加鲜美的柿子,还能像父亲欣赏我们那样,欣赏我们手里的宝贝,我们亲手创造的艺术,我们用心苦苦经营的美好生活。
      随着社会的发展,环境的变迁,我们也陆续长大了。为了经营各自的家庭,营造属于自己的那份幸福,我们姐弟五人像我们的同龄人那样,先后离开父母,离开老家,离开依旧响着乡音的黄土地,来到眼前这个陌生的城市。
      起初,我们还能像刚刚出嫁的女儿,不时回家看看。但是随着孩子的渐渐长大,工作压力的相应增加,家庭负担的日趋加重,回家的机会和次数也就像秋风里,依旧倔强地挂在树梢的黄叶片,越来越少了。但是,一直留守家园的父母,仍旧像我家后院那棵渐趋年迈的柿子树,依旧屹立在我视野尽头的记忆里。那棵柿子树仍旧一如既往地开花、结果,结果、开花......她像我那苦苦等待孩子归来,一直依在老屋门前的父母,倔强的坚守着自己的岗位,留守着属于我们物质与精神的家园。因为他们知道树大分丫,羽毛丰满的鸟儿最终会飞出家门,振翅蓝天。他们越发坚定的相信,树高千丈,落叶归根,他们走出家门的孩子,终有一天会回到故乡,回归家门,回到他们父母的身边,再次聚集在硕果累累的柿子树下。
     然而,除了夜半阑珊的灯火,清早的依稀可辨的鸡鸣,追随晚霞陆续飞来的归鸦,伴随他们的,还有那满树无人问津,火红辣眼的柿子,远方儿女无法亲口品鉴的芳香,甚至还有比那不眠的黑夜,还要漫长的寂寞,与无边的孤独......
      在多年苦苦等待无望后的某一天,年迈的父亲终于抄起那把,在墙角沉睡了多年,业已锈迹斑斑的斧头,在母亲再三劝阻无效后,抡起家伙,狠命地向那棵“桃花落尽子满枝”的柿子树砍去......
    “咔嚓”,在斧头落地,柿子树露出森森白骨的瞬间,父亲愣住了。因为他吃惊地看到,在被他狠命砍下的那根树叉上,五颗硕大无比的柿子,鲜血淋漓地染红了他脚下的地面......
      不久以后,在一个秋风飒飒的夜晚,父亲病倒了。而最为不幸的事情是,扔下斧头的老父亲,最终因为不听劝阻,不愿医治而驾鹤西去。
      在父亲去世的第二年春天,那棵受伤的柿子树没有发芽;第三年春天,那棵年迈的柿子树依旧没有抽青;第四年,那棵越发憔悴的柿子树依然没有醒来。甚至,直到今天,终于见到了我——或许曾经因为她那鲜红乳汁的哺育,才能最终长大成人,甚至走出家门的孩子......
      父亲曾亲手栽种的柿子树——真的死了吗?但愿它能早日发出新芽来!
                                   ——转子本人发表在《新安晚报》上的原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论坛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