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东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论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663|回复: 4

[名人] 肥东县名人淮军郑家三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21 10:02: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使用更多功能,浏览更多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论坛

x
本帖最后由 中华玉龙 于 2018-3-21 10:05 编辑

淮军郑家三悍(作者王培垠)
淮军是在曾国藩指导、帮助下由李鸿章招募淮勇编练的一支军队。因为兵员及将领主要来自安徽江淮一带,故称“淮军”。清咸丰十一年(1861年),太平军向上海进军,上海守备清军不能抵抗,外援英军未到,是时曾国藩为两江总督,总督江苏、安徽、浙江、江西四省军务,湘军驻安庆,上海地方官绅派代表向曾求援。曾国藩早有用湘军制度练两淮勇丁的计划,即命他的得力幕僚李鸿章招募淮勇,于同治元年二月(18623月)在安庆编成一军,称“淮军”。 其后,淮军乘英国轮船,从安庆顺江而下,通过太平天国辖境天京,顺利到达上海,与英、美各军合作对抗太平军。在众多淮勇中,合肥东乡郑氏三兄弟脱颖而出,成为淮军中的悍将。
记名提督郑国魁连载一
市井混混
郑国魁,字克义,号一峰,因背有点驼,诨名郑驼背,在参加太平军和淮军前,江湖上称之为郑小老大。清道光八年(1828年)生于庐州府合肥县东乡(今肥东县)撮镇中街。
郑国魁幼年,家境贫寒,生活艰辛。兄弟三人,郑国魁为长。家庭无力供其上私塾读书,他便在市井游手好闲。街上有位姓梁的拳师收徒,郑国魁想拜师学武术,但苦于无钱交纳学费,头脑灵活,孔武有力的他便帮助拳家做点杂活,也就跟着学点拳脚,并将其所学来的半生不熟的功夫传授给两个弟弟。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郑国魁不事农业生产,唯喜任气使侠,也常和地痞流氓、打流混世之徒交往,甚至与丐帮做朋友。稍大,他狡猾而横行,常在街上打架生事,以豪强著称,乡里人避之都唯恐不及。
郑国魁的所做所为触犯了祖训家规,族长郑宗家甚至警告他说:“以后不得和偷鸡摸狗之徒鬼混,败坏我们郑家门风!”但他置若罔闻,我行我素。一次,族长在街上的一次家族宴会上向族人郑重申明:“此不肖子孙不除,有害我郑氏家族的面子!”
族人中有人把这话悄悄地传给了郑国魁。在那个宗法可以替代国法、族长具有生杀予夺大权的宗法社会里,郑国魁掂出了这句话的份量而感到惧怕。于是决定先下手为强。一天晚上,月黑风高,郑宗家在镇上的一家烟馆过足了烟瘾,正哼着庐剧小调往家走。在路旁“恭候”多时的郑国魁一个健步蹿上去,从其背后狠狠地捅了一刀,郑宗家当场一命呜呼。杀死族长,家法、国法不容,大祸弥天,郑国魁洗洗血手,星夜逃逸。
     ----待续。


 楼主| 发表于 2018-3-21 14:01: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中华玉龙 于 2018-3-27 07:32 编辑

蔡永祥纪念馆、张氏旧居、新四军江北指挥部旧址、吴大墩遗址、包公故里花园井、百年邮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27 07:29:21 | 显示全部楼层
斗狠江湖连载二
郑国魁辗转来到太湖之畔的无锡,投奔到那里的巢湖帮盐枭头目刘正宇门下。刘正宇,合肥东部邻县巢县人。明清时无锡为中国四大米市之首,商贾如云,市井繁华,在无锡经营米业的人,“素以米市接客,名曰接江。”咸丰初年,江浙漕粮改由海运,米行歇业,于是刘正宇转入当地交易场所为市场经纪人。
咸丰三年(1853年)二月,太平军攻占南京,接着又东向攻占镇江、扬州,既卡住了清政府沿江沿运河的漕粮航路,也截断了清朝官营淮盐溯江西上的水上通道。这样一来,湖南、湖北、江西等淮盐行销地区食盐短块,盐价暴涨,私盐猛增。路过无锡的私盐贩子请求刘正宇放行。于是经纪人刘正宇由此成了当地巢湖帮盐枭巨头。出于乡谊,同时也由于慕其名,郑国魁到后不久就被刘拔为副手,与之共同管理无锡南局即南码头。
同年十二月,太平军攻占庐州府,有钱商人担心被劫,内有米商素与无锡米行人熟识,一些合肥商人挟裹资金、大米来到无锡经商,货船停泊在城北黄泥桥下。只因所贩大米不对路,销路不好。合肥米商于是改贩杂货,兼以烟土牟利,而又与广东潮州人包送直销,不肯向南局纳税。他地商人见合肥商人贩烟土多利,于是以形迹可疑报告南局,南局再上告金匮县(今无锡市锡山区)县衙要求查办。县衙考虑这些商人非贼非盗,不肯妄拿。但郑国魁却表示愿管其事,刘正宇也点头默认。
咸丰四年六月一天,郑国魁率领巢湖帮盐商数十人持刀带枪突至北塘盘查局,蜂拥来到黄泥桥下。郑国魁一行人先朝天开枪恫吓,合肥商人飞砖掷石,隔河相拒。郑国魁一伙人绕过桥,从小路袭其背后,合肥商人不支纷纷落河,被枪击、刀砍刺死者十多人,受伤者七八人,河水为之变红,郑国魁一伙人趁势劫掠。这率众滋事、大打出手、酿成命案的罪魁祸首郑国魁作案后,故技重演,再次潜逃。
郑国魁逃逸,整个命案的责任全部落到巢湖帮盐枭刘正宇身上。刘“自谓非主谋”,亦未参与其事,且事先已与合肥商人取得谅解,当即“挺身到县,且坚供火枪兵器非其所自有”,拒不认罪服罪。那知金匮县知县高风清“以案情重大,须首从皆办”为由,将刘正宇以及刘的另一副手陈三秃子枭首示众。
出于江湖义气,当日午夜,郑国魁派员乘着朦胧月色将刘、陈二人的首级取下安葬,并接走了他们的眷属。凶悍斗狠,酿成命案,这就是郑国魁在江湖上的首次亮相。
实际上,郑国魁所参与把持的无锡南局就是在清地方当局的谕允下设立的。他所制造的命案,也是在无锡市金匮县练总华翼纶等人纵容下酿成的。
郑国魁逃离无锡,没有投奔近在咫尺的太平天国辖区,而是径直奔向了百里之外的清统治下的溧阳县东坝镇。
其时,东坝是苏南最大的私盐码头,更是安徽巢湖帮盐商的麇集之地。桐城商人许奉恩说:“自江路梗阻,豫章(今南昌)、吾皖皆由东坝贩浙、淮之盐,吾桐来市者不下千人”。郑到东坝,投奔了那里的盐枭巨子皖省合肥人董正勤,江湖上人称董小老大。所谓“小老大”,即江湖上指一行一业的首领、统领。
董小老大接纳了郑国魁,并当即送给纹银300两让郑暂用,请郑等候安排。郑心怀叵测,拿着董给的银两走街串巷,周济贫困,收买人心,并要董从速派差。其时,董统管河东、河西两个码头,于是将河西码头交给郑管理。郑有了据点,更是大肆活动,广泛结交。见条件日臻成熟,便一不做,二不休,决定夺取河东码头。
一日午餐酒后,郑趁着酒性,带着几个得力兄弟在一家烟馆找到董小老大,说:“董兄请把河东码头也交给郑某管理,你老兄做两个码头总指挥如何?”董摇头,示意不可。郑身手敏捷,冲上去抽刀连捅两刀将董刺死。夺取了董的全部家产,作了东坝码头的新霸主。
世无道,黑吃黑,强抢得手后,郑国魁从家乡叫来了胞弟郑国俊、堂弟郑国谟、族弟郑国泰、郑国本、堂侄郑光福宗亲、姻亲、师兄弟等十多人,并广收门徒,迅速扩充至五六百人。经营范围也由单纯的管理码头收取厘金拓展到掌管数十艘自江苏、浙江向湖南、湖北、江西贩卖私盐的武装走私船,从而成了远近闻名的盐枭巨魁。其家乡合肥东乡撮镇,更是巢湖北岸最大的私盐集散地。
郑国魁在东坝聚敛了惊人的财富,培植了一大批亲信,这为他日后在太平军和淮军之间从容转机、晋升,积蓄了雄厚的本钱。(作者王培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28 13:41:43 | 显示全部楼层
根据规定,会上,相关被任命人员进行了宪法宣誓,并作表态发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9 12:19:20 | 显示全部楼层

根据规定,会上,相关被任命人员进行了宪法宣誓,并作表态发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论坛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