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东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论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82|回复: 1

[原创] 泗水寻芳满目春 ——评许辉先生的《泗水边的论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8 09:11: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使用更多功能,浏览更多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论坛

x

                                                              王爷地盘
      随着改革开放进程的加速,西方文化便随着国门的开启,再次进入东方这块神秘的大地。人们在睁开睡眼重新审视眼前这个令人眼花缭乱的世界时,竟然不能自已,无所适从。
      有人就像那匆忙下山的猢狲,饥不择食,却又方寸全无,竟然幼稚地将自我成长过程中接受浸染,慢慢接纳的传统文化当成唾手可得,却又可以任意丢弃的玉米、桃子或西瓜……在这个一块石子掷进空气,都能引起轩然大波的社会里,头脑发热者有之,偏爱猎奇者有之,沦为愤青者有之。因为可以任意获取,能够肆意弃之如履,几乎不需要付出任何明显的物质代价;加之那些鼠目寸光,几乎没有丝毫社会责任与使命感的商人,从中推波助澜,我们的眼前便渐渐出现了令人讶异的一幕:在传统节日渐渐被人淡忘同时,外来的洋节开始了泛滥成灾。有些人不仅忘记了初心,还把我们的传统文化,传统美德,这些中华文化的“婴儿”当作肮脏的洗澡水,一并倒进了垃圾桶。甚至有人居然对传承几千年的“祖坟(典)”也打起了主意。
      要知道,国家与国家的区别是立国理念,民族与民族的差异在于传统文化,而不是肤色与人种。文化是任何民族得以延续的根本,保障其不被异化的核心价值。拿破仑曾说,“世界上有两种强大的力量,一是刀枪,二是思想”。为了维护国家的独立,民族血脉延续的尊严,世界各国,无论强弱,都把文化建设放在首位,以免自己的文化根基受到外来民族与其文化的侵蚀。清代著名学者龚自珍更如是说:“欲要亡其国,必先灭其史,欲灭其族,必先灭其文化”。
      那么面对这些令人不安的现象,我们该如何是好呢?古人不是说:“半部《论语》治天下”吗?其实古人早就解开了我们的心结,以一部《论语》为代表的国学经典,为我们开列一剂医治这种社会病态的良方。然而,经过大浪淘沙,拥有几千年文化积淀的国学经典,毕竟与现实中的我们间隔了一段久远的历史。因为文化的传承,文学的流变,甚至在文字的流传过程中难免会发生这样那样的变化,有的甚至与今人的理解完全相反也未可知。没有经过特殊训练或专门研究的人,已经很难还原和再现其“庐山真面目”了。何况这类经典“曲高而和寡”,本来就缺乏真正懂行的知音。所以对普通人而言,如果没有学者的解读,向导的指引,一部《论语》不是一本东方的《圣经》,也可堪一部中华文化的天书。
      有道是“有需求就有市场”。面对社会的文化断层,文学的青黄不接,精神的无所皈依,人们渴望的阅读需求,一大批学者、教授纷纷挺身而出,一部部关于国学经典的研究成果随之像雨后春笋一般层出不穷。其中,过于精深者有之,良莠不齐者有之,滥竽充数者有之,甚至肆意歪曲解构者有之……
“读一本好书,就像在与一位高尚的人谈话”,为了能与那些高尚之士促膝长谈,那你首先就得找到并发现那本好书才是呀!那么面对琳琅满目的橱窗,鱼龙混杂的书市,肉眼凡胎的我们还是在即将踏进圣殿的当口,谨慎地停止了积极进取的脚步,陷入苦苦的思索……
      我曾在青海师大师从左克厚教授等研习过《论语》,也曾在那里涉猎了鲍鹏山的《论语导读》、陈俊才的《论语全集》、杨伯俊的《论语译注》等书,甚至还在谩骂声里,忍住脾气,听完于丹对《论语》不负责任的胡咧…这些关于《论语》的著作,要么过于精深,要么偏于简约而缺乏生活的情趣,要么为了接上地气,居然不负责任地任意歪曲甚至不惜解构经典……
      这时,一部来自楚国故地,泗水岸边的《论语》闪亮登场,及时出现在我们读者面前,送到我等受众手中。许辉先生怀着一位学者对于古代经典的敬仰之心,抱存一位作家对芸芸众生的关爱之情,怀揣一个文人对知识渴求和对社会负责的认真态度,走进了《论语》,走出了经典,回归到理性,深入了现实的生活。他将已经存在几千年的经典请下了我们敬畏已久的精深神坛,将这部长久供奉于精神庙堂的《论语》,带进我们这些寻常百姓的家庭。
      有道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一群驴友出行,面对眼前的盛景反应各异。有人看到白云深处的人家,有人看到了高山顶上的庙宇,有人则看到山峰后面的蓝天,甚至飞鸟尽头波涛汹涌的大海。而对于一本文学巨著,鲁迅先生说:“一部《红楼梦》,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 ”
      任何时代,无论是盛世还是乱世,都不能没有文化的自信。为了这种自尊与自信,刘义庆率领一群文人用《世说新语》来反映一群名士的魏晋风流;蒲松龄利用一部记录花柳狐妖的《聊斋志异》,来讽道骂世;纪晓岚借助其笔下的《阅微草堂笔记》来展示人间百态……他们都用读书札记这一比较随意的传统创作模式,来传承中华文化,展示浸透于国人血液和灵魂的文化自信与精神。
      对一位学者来说,将一部国学经典,解析成曲高和寡的庙堂文学,那没什么问题;对一个三流的民间艺人来讲,把一本古典名著解构成俗不可耐的市井快餐,绝非什么难事;但是要把一部传承几千年的儒家经典——《论语》,借助一种普通民众都能接受,而又雅俗共赏的文化普及读物,那就不是谁人都能敷衍,都敢随意下笔的巨大文字工程了。
      那么面对许辉先生的精品力作——《泗水边的论语》,我们究竟又看到什么呢?
      这本《泗水边的论语》成就所在,不在于其详实的注解,因为前人早就吃过了“螃蟹”;不在于作家流畅的文笔,飞扬的文采,因为它并非标准的唯美散文;也不在于其对文本独到的个人见解,因为研究《论语》者几乎比比皆是。在“我们的文艺环境,正在严重地和这个时代与国家民族背离撕裂!到处充斥着无病呻吟和颠倒黑白”(周小平语)的关键期,该书的价值所在,是其幽默朴实的文风,明白易晓,随意自然,带有明显淮水风情的区域幽默的笔记体形式,以及便于以《论语》为典型,以儒家哲学为核心的,中国传统经典文化的普及与社会传承的社会意义。
      列宁指出“文盲是站在政治之外的。”言下之意是,文盲由于自身文化条件的限制,也许不能,也无法真实有效地参与政治活动。甚至适得其反,愚蠢地留下没法弥补的遗憾,鲁莽地犯下永远无法纠正的错误。几千年前,在业已实现民主的雅典城邦,居然由几百个文盲用冠名堂皇的明主投票的时髦方式,决定一位伟大的哲学家——苏格拉底的继续生存,还是立马消亡。
     这件历史事件与令人揪心的文化悖论无时无刻不在警醒着我们,文明的进步,文化的普及是何等的重要。而许辉先生刚刚面世的精品力作——《泗水边上的论语》,恰逢其时,应运而生。在我们已经从东亚病夫摇身一变,成了世界第二的大国、强国,国家利益已经遍布世界,而文化软实力刚刚走出国门,有待进军世界的今天,它将与众多国学经典一起,在大国外交初露锋芒,民族自信,文化自信急需快步赶上的今天,也许即将缓解这种需要集体补课,及时充电的文化尴尬。《左传•僖公十四年》曰:“皮之不存,毛将安傅?”设若没有传统文化之源,哪来中国精神之流;没有了传统文化,还奢谈什么文化自信呢?与此相应,一个社会或国家,无论其多么的富饶与强大,如果没有深厚的文化底蕴,普遍提高的文化素养,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强者,在世界民族之林中,至多是个野蛮的超级暴发户。
      1950年,吴冠中学成归国,苏佛尔皮给吴冠中的临别赠言曰:“艺术是一种疯狂的感情事业,我无法教你,也许你的决定是对的,你应该回到中国去,从你们17世纪以前的传统根基上发出新枝来。”今天,我们重温这位西方大师的赠言,在对大师心存敬意的同时,也对许辉先生满怀感激。先生像众多肩负历史使命的作家、学者们一样,用他们自己的创作实践,努力践行那位西方世界的文化大师的建言,正在将文化自觉与自信写进他们的作品,写进每一位国人的心里,浸透每一滴鲜红的血液,这就是一种时代的担当,民族的觉悟。
      我不是圣人,但我有一颗心向圣人的仰慕之心,更有一心成佛的意志。也许这部身边的《论语》在让我开了眼界,增长知识,明了事理,学习做人的同时,最大程度地贴近圣人也未可知呀!佛陀不是说∶每个人都有佛的本质,也都有证悟涅盘的能力,都能够成佛,也都可以生起和发挥佛力,发现佛陀的世界吗?
      要是今天的佛陀们愿意,那么从今往后,我索性和众多受众一起,就认真做一部新《论语》的小沙弥,手捧一部属于东方国度自己的“圣经”,跟随先生的脚步泗水寻芳,耐心地等待我心成佛的那一天赶紧到来吧!

 楼主| 发表于 2018-3-8 09:12:52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拍砖,感谢浏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论坛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