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东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论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071|回复: 2

[名人] 山东督军郑士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7 15:05: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使用更多功能,浏览更多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论坛

x
山东督军郑士琦

郑士琦(1873-1935),字蕴卿(或 “云卿”),谱名余琦,安徽省凤阳府定远县(今肥东县响导乡唐井村南北份自然村)人。祖父大仁公一生务农;父亲有儒公官至满清游击,副将衔,生母周氏,继母张氏。
郑士琦自小聪明,原在故乡随继母生活,后因继母嫉恨,十五岁时,即到山东,随父就读。1890年考入安徽省陆军随营学堂,1893年毕业,从戎军中,曾任排长、连长、营长、团长;1910年任山东省北泽军第五镇管带、统带;1912年镇改师后,任陆军第五师第十旅旅长,第五师师长兼第七混成旅旅长;1921年任帮办,管山东省军务;1923年任山东督军(后改为督理、督办);1924年任直鲁海疆防御总司令;1925年被授于济威将军,加陆军上将衔。1925年4月24日,段祺瑞在奉系张作霖的压制下被迫委任张宗昌为鲁督,郑士琦则改任皖督,但郑士琦未就任。此后郑士琦寓居天津,1935年病逝,终年62岁。

投笔从戎  倾向进步
1890年,鉴于国家屡遭帝国主义列强侵略,民族危机加深,17岁的郑士琦,毅然决定弃文习武,报考安徽省陆军随营学堂。在随营学堂期间,郑士琦学习刻苦努力,科学、技术科及各种训练的成绩均名列前茅。1893年随学营堂毕业后,郑士琦到北洋军中任排长,因作战勇敢、指挥有方,很得上司赏识,被提升为连长、营长。后又在一次战斗中独自骑马飞奔前线,驱散敌人,夺回阵地,大震军威,又荣升为团长。
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影响四方。当时山东外有德军之窥伺,内有土匪之隐患。鉴于这种情况,山东开明人士联合商、学各界,组成联合会,推举张朴斋为会长。联合会为维护社会秩序起见,向时任山东巡抚孙宝琦提出主张和平、监督内政、整理民主、创练民团、管理兵事、严防土匪、维护治安等多条宗旨。当时郑士琦身为山东第五镇统带,得知联合会举行民团成立大会,立即派出第五镇三名队官参加,并对众人宣布:今已各省宣告独立,山东岂可落后!我镇全体官兵情愿助张君以武力,吾当厉兵秣马以待。1911年11月13日,第五镇官兵迫使孙宝琦宣告独立,通电中外。
山东掖县珍珠村有位丘作天,留学日本,结识了同盟会领导人宋教仁等,1912年毕业临行回国时,宋教仁向其交待说:“回国后,必须掌握实力,到山东首先找第五师师长郑士琦联系,设法成立革命组织,准备武装起义。”丘作天回到山东后与郑士琦议定,组织了“革新会”,第五师的官兵大部分都宣誓参加。1914年7月,丘作天去日本向孙中山先生汇报国内形势,当谈到山东郑士琦如何支持革命时,孙中山先生对郑士琦将军十分赞赏。1915年,郑士琦又配合陈美士等人组织讨伐袁世凯活动,山东首先响应。

归顺直系  督理山东
1920年7月14日,直皖战争爆发,皖系失败,段祺瑞下野,因此,郑士琦归顺直系指挥。1921年10月21日,郑士琦以帮办身份出席了直系巡阅使曹琨在保定邀集的军政会议。1923年10月,曹琨就任总统后,为重用郑士琦,委任其为督理山东军务善后事宜,并授于济威将军,加陆军上将衔。

北洋六镇之圣战奇兵——第5师师长
    北洋军阀是清朝末年由袁世凯建立起来的封建买办的军事政治集团,是近代中国执掌政权的政治势力之一,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特殊产物。北洋军阀的主力号称“北洋六镇”,依次为:无主孤军——第一师,五省联军——第二师,北洋铁军——第三师,海上水军——第四师,圣战奇兵——第5师,破军杀将——第六师,而从安徽省陆军随营学堂毕业的郑士琦从排长做起,一直做到号称北洋六镇之圣战奇兵——第5师的师长,可谓是北洋军阀在山东的得力干将。
陆军第5师,是由北洋常备军第5镇演化而来的,入民国后,改名陆军第5师,长驻山东济宁,所部7千人,为亲皖系的地方部队,师长郑士琦,曾任北洋第五镇队官、管带。后受张宗昌排挤,郑士琦改任安徽军务帮办,第5师转入张宗昌直鲁联军建制,日后成为国军新5军。

北洋政府的督军制度
民国对清朝的胜利,不象清灭明或者明灭元那样通过一场疾风暴雨式的战争,而是通过各省独立瓦解了满清政权,然后又在各省联合的基础上建立了中华民国,所以从一开始的时候,民国各省的政权就拥有相当大的自主势力,有点地方割据的态势。本来袁世凯是有条件强干弱枝,建立强有力中央政权的,但是因为袁世凯称帝亡身,他身后再没有绝对优势的军事强人,导致直皖争锋,派系分立,各省势力更加坐大,督军制度就是在这一条件下形成的产物。
各省的军事统帅的称谓,南京临时政府时期叫都督,袁世凯时期又改称将军,后来由于“将军”这个名称太臭,带有点帝制的味道,于是改称“督军”。1922年,黎元洪提倡废督裁军,只不过把督军改成了督理某省军务善后事宜,简称督理。1925年,段祺瑞对各省的任命为督办军务善后事宜之名,一般称为军务督办或督办。后来吴佩孚复用督理之名,但各省几乎各行其是,督办和督理并存。这里由于督军存在的时间长,而且深入人心,所以这里以督军一言概之。督军是一个省的军事统帅,与省长职务是同级的,一个主军一个主政,但是由于武人干政成风,文人省长只能看军人督军的面色,“督军是婆婆,省长是媳妇”(谭延语)。
督军的政治生命在于其军权,所以所有的督军都紧抓军权,即使当上了督军,仍然要兼任着中央一个师长不放,对照一下历任山东督军和历任第5师师长、历任江苏督军和历任第6师师长,人事变动的轨迹几乎是吻合的。

因临城劫车案而履职山东督军
北洋军阀从1912年在山东确立统治地位到1928年在北伐军的进攻下彻底垮台,经历了一个较长的时期,期间主政山东的有10多位,而真正名叫“山东督军”的军阀只有四个,分别是张怀芝、张树元、田中玉、郑士琦。
郑士琦履职山东督军缘于临城劫车案。
1920年春,孙桂枝与其侄孙美珠、孙美瑶在山东南部枣庄东北的抱犊崮拉起一彪人马,自称“山东建国自治军”,收拢鲁、豫、苏、皖等地的贫苦农民以及安武军、毅军等军阀部队的流散军人入伙,以孙桂枝为寨主,孙美瑶为总司令,部众陆续发展到数千人。1922年第一次直奉战争后,山东督军田中玉(也就是郑士琦的前任)派部围攻抱犊崮,因该地易守难攻,双方形成对峙。1923年春,抱犊崮因天旱缺水,坚守甚难,为减轻自身面临的官军围攻压力,孙美瑶孤注一掷,策划劫持铁路列车,绑架外国旅客,以向政府讨价还价,使己部摆脱被围困境。
1923年5月6日凌晨,以孙美瑶为首的武装团伙,在纵贯中国东部的铁路交通大动脉——津浦铁路山东峄县段的沙沟与临城两站间,拦截由浦口北上天津的特别快车,劫持数十名中外人质,演成震惊中外的临城劫车案,并由此引发中外之间的外交交涉。
临城劫车案发后,驻京外国公使团在1个月中连续召开了不下10次联席会议,发出多份外交照会,向中国方面不断提出各种要求,如放人的期限、索赔的数额、建立铁路护路队、派团考察护路问题等等。对于劫车案之迟迟不得解决,公使团甚为不满,认为中国政府对劫车案未尽责任,并一再提出严重抗议。
在公使团的强硬要求下,6月2日,由美国少将康纳尔(Cornell)率领的外国武官团抵达临城巡视。他们态度骄横,在会见中方官吏时,“近似训话,太觉难堪”。正在临城督剿的第5师师长郑士琦感叹:“国权之弱,虽末节亦受影响,为之长叹。” 外交交涉员温世珍有云:“国未亡,各国对我蔑视如此,真令人伤心,问北京及各省大吏,其稍有心肝者,能不抱头一哭耶!”
除了各国政府和驻华使节对临城劫车案的直接反应外,各国舆论及国联也对此案表示出极大的关注。由此观之,临城劫车案之突发,使中国政府承受了相当大的压力。
临城劫车案发生后,当地官员对如何解决此案看法不一。山东方面的官员,如督军田中玉、第5师师长郑士琦等,主张对匪徒进行清剿,以尽快解决此案。但真正对解决临城劫车案有最终决策权的是坐镇保定的直系首领、直鲁豫巡阅使曹锟。在内外压力之下,曹锟对临城劫车案作出了以抚为主的决策,企图通过谈判,在一定程度上满足孙美瑶的要求,解救人质出险。他对外国使节表示,“赞成先用和平权变办法”,并派“干员驰赴济南,帮同田玉中、熊炳琦军民两长,商议急救办法”。
负责直接处理临城劫车案的山东督军田中玉为直系干将,在案发后一直主剿,并派兵围困抱犊崮,准备随时动手。但由于曹锟决策谈判解决,临城劫车案的解决进入官府与孙美瑶部讨价还价的谈判阶段。6月12日下午,前总统府顾问、美国人安特生和孙桂芝在枣庄附近的十里河签订协议,约定官军即时撤防,孙部立即释放被扣押的全部外国人质,中国人质则迟至25日方全部释放。至此,轰动一时、震惊中外的临城劫车案以人质平安获释、孙美瑶部被收编为官军而告解决。
临城劫车案发生后,鉴于其负面影响之大,迫于内外压力,中国政府作出了一系列姿态。案件解决前,下令将田中玉和熊炳琦交部议处,肇事地官员撤任听候查办。
在有关临城劫车案善后交涉的“赔偿”与“惩罚”方面,列强的态度一致,而中国政府虽基本认可“赔偿”,但对赔偿方式和数额则有不同意见。至于“惩罚”,中国不同意以此名目进行,但表示可以自行处理负有责任之官员。双方就此进行了一波三折之交涉。
10月5日,曹锟通过贿选“当选”大总统,考虑到驻京外国公使团是否在其就职时前来觐贺的问题,15日下午曹锟发布命令:山东督军田中玉迭电辞职,准免本职,特派郑士琦督理山东军务。
至此,郑士琦终于圆了自己的山东督军梦。

    郑士琦督鲁
  田中玉下台后,在直系军阀控制下的北洋政府派王承斌为山东督军,但遭到了山东各社会团体的反对。郑士琦遂得渔翁之利,当上了山东督军,除督军改称督理外,其余仍袭旧制。
上任伊始的郑士琦对山东省治军倍加注意。1923年11月11日,他接济南督署电告:“某派失意,政客年人,尽在青岛隐匿,结纳煽动之举。”又有江苏、济南来电谓:“巨匪李振云等千余人在海洲一带骚扰”等,得知消息后,立即召开会议,研究防范措施。郑士琦在会上提出:“青岛既是控制海岸门户,又是通向济南的咽喉,一隅安危,有关大局,吾以拟亲自前往布置一切为好。”会后,便率领陆军第二十混成旅亲莅青岛布防,以雄厚的兵力消除了青岛的匪患。
   
郑士琦.jpg
 楼主| 发表于 2018-3-7 15:21:0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吏治腐败,反对革命
  郑士琦督鲁时期,其吏治情况,可以说是腐败透顶。他任人唯亲、结党营私。郑士琦在第五师的得力干将皆是他自己的亲信,并且还挖空心思地向省署渗透。如赶走省长熊炳琦,保同乡龚积柄为省长,完全控制了省政府。
  从督理、省长到县知事均贪污成风,骄奢淫逸。作为立法机关的省议会也未发挥应有的作用。多数省议员对于议会工作并不热心,也不愿出席会议。省议会基本上形同虚设。
  此一时期的统治阶级非常反动,视进步势力为仇寇,极力反对共产党领导的革命运动。郑士琦还歧视教育,禁锢舆论。
  (二)匪患频仍,计除匪首
这一时期,山东匪患依然猖狂。郑士琦在山东军界多年,深知土匪骚扰的厉害,田中玉因匪患下台更使他下决心采取严厉措施剿匪。他主要是整顿军备震慑匪胆,并诱杀了制造临城劫车案的土匪孙美瑶,以杀一儆百。
孙美瑶接受招安当上正规军旅长后,骄气十足,不可一世,早成为直系军阀的眼中钉。直系军阀暗中布置,准备收拾他。
吴佩孚在12月初,暗自给山东督军郑士琦发出了一封密信,其内容是:山东省自收编匪军后,而匪祸益烈,非杀孙美瑶不足以绝匪望。否则,临城匪案,恐将屡见,而不可复遇。
12月19日,郑士琦任命部下大将张培荣担任兖州镇守使,并授意张随即在中兴煤矿公司摆下了鸿门宴。孙美瑶、孙美松两兄弟由于过于自大,他们一致认为张培荣初来乍到不敢怎么样。两人仅仅带着4个卫兵就去赴宴了。刚一进门,所有人就被迅速解除了武装,然后押出去就地枪毙了。并按照当地对付土匪的办法,将孙美瑶的头砍下来,悬首示众。
张培荣随后发布公告:查孙美瑶本系著名积匪,自临城劫车案发生以来,掳掠中外人士,居为奇货,百端要挟,牵动外交,致令各国严重抗议,干我国政,侵我主权,派兵共管,国几不国。自古盗贼为害国家,未有孙美瑶之甚者。乃该匪受抚改编后,不思痛自悔改,假借军威,勾通匪类,纵兵殃民,犯法干政,每奉上令,动辄违抗。近敢鼓动全旅,图谋不轨,挟带武装,推至营务处,凶恶暴横,肆意凌辱。访查该匪确有谋变举动,特密禀督理,请准惩办,旋奉复准。于12月19日将该匪拿办,就地正法,以敬元凶,切切特布。
  (三)直、皖、奉斗争中的山东政局
  郑士琦督鲁时期,皖系军阀势力在全国范围内已土崩瓦解,北洋军阀处于直系军阀控制之下,但山东尚属皖系地盘。直系军阀一直想得到地理位置重要的山东,在直系军阀的牵制下,郑士琦无力完全控制山东局势。因此,山东统治集团内部明争暗斗十分激烈,山东政坛变幻莫测。
  由于督军郑士琦与省长熊炳琦分属于皖、直两系,在派系利益上存在矛盾冲突。有熊任省长,郑士琦无法完全控制省行政机关,而且极便利于直系势力插手山东事务。于是在1924年11月,郑士琦借山东“中立”之机赶走了熊炳琦,达到了独霸山东的目的。
1924年10月,爆发了第二次直奉战争,直系战败,奉系获胜,奉系重兵入关。张作霖掌握北京执政府的实权。1925年,张作霖为了扩充地盘,提出了“鲁人治鲁”和津浦路划归奉系管辖的要求,向段祺瑞政府提出了要让张宗昌督鲁的要求。郑士琦自然不会坐以待毙,张作霖第一次提出张宗昌督鲁的要求时,郑士琦就指挥鲁军将领通电表示反对易督,1925年4月24日,段祺瑞被迫签署张宗昌任鲁督的命令后,鲁军将领再一次通电反对易督,郑士琦也电辞皖督以示不满。但是在奉军的压制下,鲁军势单力薄,郑士琦只好辞官寓居天津,直至终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7 15:25:08 | 显示全部楼层
废督事件
所谓“督军”,就是指军政一体。
熟读晚唐史的朋友都知道,藩镇节度使之所以越闹越乱,就是因为其“既有其人民,又有其土地。既有其军队,又有其财赋”。所以军政大权一手抓,极容易造成地方割据势力,从而导致地区军阀化。  
所谓“废督”,就是要把军政分开,军需粮饷,后勤吏治,全部都和军队分开。
废督是一件大事,当时的袁世凯想做过,段祺瑞想做过,黎元洪想做过,冯国璋也想做过,但最终都没有做成。吴佩孚也想做。1924年5月,吴佩孚一手主持了军政改革,以师为单位,凡巡阅使、督军之兼任师长者,都应解除师长一职。  
当时的地方大藩,手下往往有四五个师的兵力。但无论名声有多大,必定有一个师是亲卫的,他自己兼任本师师长,平时处理日常政务,日理万机之余,还要亲自打理师内部的事务。
“师”已经是当时最大的陆军编制单位。各省督军官做得虽然大,但改制令一下,居然没一个人同意,没一个放弃亲卫师师长。因为谁都知道,乱世之中,无论什么巡阅使、督军、大帅、总统,全都是一个虚职,若没有一个亲卫师在手,万一手下带兵的师长叛变,那是死无葬身之地。
吴佩孚想统一军权,就得削藩。他自己以身作则,先辞去国民第三师师长。这第三师是曹锟起家的部队,也是吴佩孚从衡阳带出来的老部队,是直系嫡系中的嫡系、王牌中的王牌。  
曹锟不肯,说“第三师是北洋正统,非老弟莫属”,但是却削掉了直隶督军王承斌所兼第二十三师、河南督军张福来所兼第二十四师、湖北督军萧耀南所兼第二十五师师长的职务。
本来还想削掉江苏齐燮元的第六师师长、卫戍王怀庆的第十三师师长、山东郑士琦的第五师师长的职务,但直系内部的反对声音实在太强,郑士琦甚至表示,宁做师长,不做督军。吴佩孚到底也不是主君,到最后也没有办法。
(作者宋执荣)


后记
据郑氏族人介绍,若干年前在编纂郑氏族谱时,曾派人到山东、天津等地联系,只知郑士琦的后人已移居美国,没能联系上……

4、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近代中国研究·临城劫车案及其外交交涉》(汪朝光文)
5、涅瓦河边萨沙's Blog《民国时期的911——临城劫车案》
6、“百度”中的部分材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论坛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