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东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论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21|回复: 0

[原创] 严霜之下 江流涌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26 10:56: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使用更多功能,浏览更多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论坛

x

                               ——论安徽作家江涌的中篇小说《几抹闲云》
                                                王爷地盘

    当网上人还在为文学到底要不要为政治服务,或者文学有没有政治性性,而叽叽喳喳,甚至吵得面红耳赤的当口,一向比较低调洒脱的安徽作家——江涌则用自己的写作实践,为我们树立了榜样。从其新近脱稿的中篇小说《几抹闲云》中,我们看到他用简单朴实的心灵,开启了一扇明亮的窗,带领七零后的人们去观察过去没法真正体会到的东西和不曾认真发掘的珍宝,甚至感受到某种小小而不可多得的心灵震颤。
    在《几抹闲云》里,年轻的作家像一位老道的学者,或穿越过那个时代的长者,面对一群年幼无知的孩子,欣然谈起其沉默已久的话。将一坛老酒一般的陈年往事,像易卜生笔下剥洋葱的佩尔•金特那样,一瓣一瓣地掰下记忆的球茎。在作家为文中的主人公及其时代唏嘘不已的同时,我也禁不住浮想联翩。
    文中的李慕鱼,虽然是大学教授,那个时代难得的高级知识分子。但他身处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也是一位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乃至于他闪身融入人流,你都便没法轻易将他找出的下放知青。他与改革开放前夜的无数同龄人没啥两样,面对家庭的困难,妻子的不舍,孩子的牵挂,甚至大学里某些人的拙劣表演,纵然有过犹豫,但他经过亲人同事,甚至领导的热情帮助后,还是辞别年迈的父母,吻别可爱的娇妻和懵懂无知的女儿,毅然决然地离开老家,踏上自己不乏磨难的人生之旅。
    在这趟清水河起伏的波澜中,起初的李慕鱼经历过去与不去艰难的抉择,经受了离妻别子的煎熬,品鉴过夜晚无言的孤独……在到达干校后,李慕鱼受过他人的排挤,也获得过他人无私的帮助,校友们交口的称赞,小人恶毒的诋毁。更在集体学习与火热的劳动中,感受到生活的美好,理解了生命的意义,最终找到幸福的配方。
    人的一生诚然不可能一帆风顺,总会遇到这样那样的困难与挫折。但对于一个境界高原的乐观者而言,人生的每次磨难又何尝不是上天对那个生命特意的眷顾,真挚的馈赠呢?奥地利著名作家茨威格在评价托尔斯泰时这样感慨道:“这种没有光彩的卑微的最后命运无损他的伟大……如果他不是为我们这些人去承受苦难,那么列夫•托尔斯泰就不可能像今天这样属于全人类……”假若不是那个时代,无数个李慕鱼卑微而默默无闻的无私奉献,我们是否知道什么是幸福?我们是否拥有如此可以被你随意挑剔的今天,是否拥有被你继续畅想的未来?
     过去的,永远成为历史的记忆,失去的永远不可能再回来。列宁说:“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而纠缠历史无异于裹足不前。为了明天更加美好,我们可以重温历史,吸取教训,免得在同一个地点,犯下同样的错误,而不是相反。习近平主席就曾说过:“不能用前三十年否定后三十年,也不能用后三十年否定前三十年。”历史已经成功翻篇,我们不必停留于过去,而要走出往事的阴影。作家毕竟不是普通的个体,他们还肩负着唤醒良知,塑造灵魂,引领向上的社会与历史使命。要让读者从其作品背后隐藏的故事里真正获得什么,从而磨炼意志,升华精神,使人生更有意义,而不是让人受到故事里某人的鼓舞,把整个生活朝更没意思的方向节节推进。
    有位希腊名医说:这个人的美酒佳肴,就是那个人的穿肠毒药。面对相同的时代背景,几乎相似的社会题材,甚至雷同的往日话题,艾米与静秋的《山楂树之恋》,令人心酸地表现了静秋与老三之间纯真而充满遗憾的爱情;何维嘉与王茂久的《红月亮之武陵山歌》于弱化文革话题之外,侧重于读者稀里哗啦的泪水里,主人公麦耕坚守爱情与承诺的悲剧命运;严歌苓的《芳华》则在借助一群充满理想与激情的文公团员,经历着成长中的爱情萌芽与充满变数的人生命运的展示,表现某种众人皆知的隐晦主题,明显残存着伤痕文学的影子。
    一篇优秀小说的动人之处,在于它对韵律和节奏的控制。鉴于这些,有人说张爱玲的小说有忧伤,无愤怒;有绝望,无仇恨,看上去像个临死的人写的。而几十年前的伤痕文学则把囚笼和噩梦当作一切来写,总是在不幸之中转来转去,好像很难走出苦难与伤痛的怪圈。后来的反思文学转为用深邃而清醒的目光,理性地还原并总结之前的历史。而之后的寻根文学又把传统文化的寻根当做文学创作的主要任务……与前者相比,江涌的小说《几抹闲云》似乎又不像一般的幽闭类型的小说那样,具有自己悲伤色彩的主观流露;也有别于反思文学专注于历史的还原与总结;更少有寻根文学对传统文化的那份执着与偏爱……多的是对当年那段岁月现实的旁观,冷静的再现与节制的把控。即使时代的不公,命运的坎坷,人物的悲剧,在作家笔下也没有任何强加的主观判断与个人的好恶,反而多了份阳光一般暖色的调和,让读者去亲身感受。
     “李慕鱼推开窗,向外望去,……那湛蓝的辽阔的天极静,远远地飘着几抹闲云……那感觉发佛吸了花蜜似的,令人肯定会是个好日子”。文中,李慕鱼等人所生活的环境无疑是异常艰苦和恶劣的,但在他的眼里,却又安静如初。“思荷走过来,依偎在李慕鱼的怀里,她不想让李慕鱼看到自己已经有些湿润的眼睛……小婉仪在床上早已睡熟,红扑扑的脸上带着一丝甜甜的笑”,李慕鱼当时的家境着实令人担心,生活也浸透了辛酸的泪水,但是具有象征意味的,小孩梦里浮上面颊的微笑,却在顷刻之间将那些可能来袭的阴云,扫得一干二净。
    尽管长期的干校生活让李慕鱼觉得,“仿佛他是飘在时光长河中的一片落叶,体内多年积存的能量,也在颠簸的路途中,消耗殆尽……”,就是在这样恶劣而几乎令人难以想象,甚至当今仍有不少人把它当作是对下放知青的有意迫害的特殊环境下,李慕鱼并未一蹶不振,放弃一个男人对未来真正的美好憧憬与渴望;晚上喝了点小酒的李慕居然在梦里“变成了水泊梁山上的李逵,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大声的笑”。从这些美丽而几乎充满理想色彩的景色描,与家庭、社会的特殊环境描摹中,除非作者有意提及的,明显具有时代印记与时代特色的往事外,你几乎很难看到属于“前三十年”专利的冷色,简直看不到多少愤怒与绝望。
    甚至在文中客观而艺术的叙事描写中,例如李慕鱼被人屡次挤兑,穿了小鞋,又多次获得他人的援手;孙天瑞贪生怕死,被困山林,竟然摔断了大腿;孙玉珠懵懂无知,却偶然之间遇姻缘,弟弟李文轩为了抢救失火的“万吨轮”,纵身火海壮烈牺牲……虽然没法找到一个明显代表作者主观爱憎的词语,但是读到以上情节的我们却情不自禁,进而感同身受,感慨万千。我们在唾弃恶人作恶,善人受欺在的同时,也为小说主人公的遭遇,他人的不幸而唏嘘不已,也难免会为当时的社会居然会出现像“孙天瑞”、“万吨轮”和“李文轩”……这些不该出现的怪异现象而生发诸多疑窦,流露出多多少少的忧虑,更为“清水河”之不清而扼腕的叹息。但在诸多疑问,些许的忧虑,无奈的叹息中渗透更多的,还是以主人公李慕鱼为代表的那群人,站在当事人兼旁观者或者欣赏者的角度,对过往岁月深情的追忆,对逝去的现实生活的冷静而客观的叙述,对今天幸福生活无限的珍爱,对未来日子美好的憧憬。
    一部《几抹闲云》虽算不上长篇巨著,但它着实让我恍然大悟:生活不是小说,但是借助小说我们能够近距离看清生活的本来面目;生活不是诗歌,但是我们可以满怀诗意地面对生活,看待生活,迎接生活,从而获得真正意义上的精神的皈依。
     《菜根谭》里说:“人生只为欲字所累,便听人羁络;若一念清明,则淡然无欲”。作为一位年轻的作家,江涌无法亲历老一辈作家们的特殊年代,但是身为一位金石专家,书画鉴定和古玩收藏家,处身于“撸起袖子加油干”的新时代,他对中国历史和传统文化自有个人全面而独到的见地。所以多年以后,重温那段历史,他难能可贵地能用一个旁观者无私的眼神,局外人纯洁的审美眼光,从另一全新的角度,艺术地再现和解读那段历史,让后来者从其中篇小说《几抹闲云》里,从这些比较客观的文字里,发现一段有别于伤痕文学、反思文学,甚至某些寻根文学,几乎“全新”的历史。从而引领我们放下包袱,轻松前行,走向更为自信辉煌的中国梦。
    最后,权且让我引用作家江涌在其小说——《几抹闲云》文前的题记,来结束本人对这篇小说意犹未尽的解读吧!“在片片闲云下,他们虽被时光定格在那儿,或早已归为尘土。而留下的每个故事,都是一曲生命的赞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论坛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