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东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论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34|回复: 0

[名人] 李氏家族蟾宫折桂第一人(连载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29 16:40: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使用更多功能,浏览更多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论坛

x
本帖最后由 中华玉龙 于 2017-12-29 16:44 编辑

李氏家族蟾宫折桂第一人(连载二
刑部十八年

    合肥李氏家族的发达,始于本姓许、过继给舅家承接香火的第七世后人李鸿章的父亲李文安。
    李文安的父亲李殿华是一个“五十年不进城”的乡下读书人,家有几十亩地,他不进城,但总想从黄土地上走出去,于是于科场功夫甚为在心。但在考试时总不顺利,科场屡次失意,后来干脆就在家设馆教教学生和孩子,把希望寄托在儿子们身上。
    四个儿子中,文安排行最小,贪玩不用功,老爸就叫大儿子文煜来督阵,管他读书。
    李文煜科场也不顺心,考上秀才后就再无长进,也学老爸的样子,在家开馆收徒教书。这个大哥对付小弟也真厉害,每年正月初三就开学,一直要念到大年三十前夕为止,毫不放松。   
    李文安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他苦读到35岁那年(1834年)才中江南乡试举人,在这之前,他已经历了十数年的寒窗煎熬,其间也当教书先生,或收徒,或馆于人家,但自己的功课绝不放松。中举后又过了四年,终于圆了进士梦,这时他39岁了,度过了他人生的大半截。     
    但是最要紧的还是他的“命”好。他这个进士中的不早也不晚,正好与数年后大红大紫的曾国藩同一年考中,这种关系过去称为“同年”。在那个时代,这是一种极其微妙又极其重要的人际关系,从“实惠”的意义上说,远远超过了同乡、同学、同族,甚至超过同胞的关系,因为同时考中进士就意味着要同时做官,有着共同的联系和参照。初做京官的他们无形中就是一个整体,除了他们的考官,他们之间往往比官场上的其他人更亲近,更能够理所当然地相互帮忙,相互利用。
    李文安性格比较内向,“资性中下”,但他万事心中有数,眼力不差,同年中始终与曾国藩拉得挺紧。那时曾国藩不过是个普通的京官,初任翰林院侍讲学士。内阁学士,只是个编编史书的闲官,后来才当上礼部、兵部、吏部侍郎。而李文安早早地就安排两个儿子李瀚章和李鸿章去拜曾为师,跟其学“经世之学”,一旦到了他们要奋发进身的时候,就派上大用场了。这大概是李文安贡献给他的家族的最高智慧。
    他本人在刑部的职务是典狱长。作为司法官他一贯清廉正直,坚持依法断案,每到秋审最后断案的时候,他总是批览卷宗到深夜,力求准确地量刑,不冤枉一个好人,“庭诤面折,人有包老再世之目”。但他“以倔强不苟合,不获于上官”。其实,历来官场上都是如此,做事既要认真,又不能太认真,要看是什么事。你什么事都太认真的话做官就不讨巧了。问题是李文安这安徽人的脾气,凡事都太认真了,就必然不讨领导的喜欢,所以他始终没当上“部级干部”。他们同年中人家都升得挺快,他弄来弄去还是在看监狱。(王培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论坛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